落絮飞雁的个人网站

顺流而下,把梦做完

投资人老吴

把面前的这个男人称为老吴,的确是不恰当的:他年纪约莫在25岁,穿着白色的短袖短裤和一双沙滩鞋。我是在宝鸡绿皮火车上遇到他的,当时我只买到无座票,气喘吁吁的上了车,发现他边上的座位空着就坐下了,拿出kindle等待列车发车。

『你这个东西是多少钱买的?』,这是老吴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连忙回应,老吴回答说这个东西应该很便宜,言下似乎有一种我上当了的意思。他继续解释自己也有一个kindle,不过具体型号记不清了,是别人送他的,他也没用过几次。我礼貌性的寒暄了几句,并不打算跟他聊下去。谁知他却问我在看什么书,能不能看一下我的kindle,我递了过去,他拿在手里反复把玩、翻页……这让我十分不爽,便要他还给我,他假装没听到,于是我伸手过去,略一用力,把kindle拿了回来,瞪了他一眼。

『在看《乔布斯传》啊 』,他继续跟我挑起话题,但我还是不想和他聊天,只点了一下头,算是承认。可没等我看完一两页书,他又开始说话了。我注意到他用的是一台外观有些老的iPhone5,正在充电;面前还有一个塑料兜,里面装了三枚苹果,所有物件仅此而已。也许聊天就是他渡过火车旅途的方式吧,于是我把kindle合上,跟他聊起来。

老吴是一个投资人,在一家中国资本背景的投资公司上班,做过不少的投资项目,有互联网企业的,也有其他领域的公司。老吴在这个行业里干了很多年了,自然接触最多的也是创业人,创业公司的业绩好坏与老吴自然休戚相关。用他自己的话说,如果一个公司干到后面赔钱,那他们也只能认栽。我倒觉得老吴做的风生水起,至少还不赖。

 

『互联网公司好啊,资本都喜欢』,老吴感叹,他感叹程序员工作好,薪水高,也抱怨程序员工作太累,吃青春饭,说他们手指关节粗大。尽管平时接触的大多都是互联网公司,但老吴自称还是干不了这一行: 『没那个兴趣 』,老吴挠挠头说,他解释说大学时他做过家教,对象是一个热爱计算机的少年。少年非常喜欢编程,数理化也极好,但语文奇差,于是请老吴到少年家里去辅导语文。少年的家长都是电子领域的博士,因此少年自幼便接触电脑,家中更是少不了各式新设备。在老吴刚来时,少年曾挨个向老吴介绍了各种新玩意儿,还跟老吴说了各种听不懂的术语。少年的目标很简单,考上大学,然后摆脱文科,沉浸在代码的世界里。彼时少年还在打OI,因此老吴的家教时间并不多,可家教确是有效果的,后来少年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在MSRA工作,可惜老吴并不懂,只说是微软公司,好像还在北京。

尽管互联网已经是风投圈的常客,但老吴不喜欢互联网创业者,『他们总是用几张ppt和一个简单的demo程序就把钱骗走了』,老吴说,他更喜欢实在的东西,互联网创业都是九死一生。

 

老吴确实热爱投资这一行的,他更看好一些奢侈品项目。『回报率高啊』,老吴一拍大腿。『不过这一行也不是人人都能做的,你必须有特殊的眼光才行,或者说……一类人 』,老吴眼珠一转,『范思哲,你知道吧,他是个同性恋。哎,不得不说,同性恋对于审美的品位是我们一般人所难以达到的,他们对于美的追求比我们更高 』。随后老吴眉飞色舞说起了他遇到的同性恋创业者。

老吴的职业生涯并非一帆风顺,据老吴说之前因为没有处理好跟同事之间的关系而险些大打出手,同事处处为老吴使阴招:不单单是在领导面前给老吴小鞋穿,更是直接打探到了老吴的住处,天天派两个彪形大汉护送老吴回家一直到门口,第二天早上一早大汉早已经在楼下喊他起床了。不仅如此,甚至老吴出差到外地,都有神秘墨镜男尾随,老吴每经过一个路口,墨镜男都会在路口当众撒尿……晚上,老吴下榻酒店,拉开窗帘,却发现墨镜男站在对面的大楼上,比划着手枪的姿势向老吴开枪……老吴最终还是搬家了,搬到了一个所有同事都不知道的地方,换了一个同事们都不知道的手机号码。说到这里,老吴沉默了片刻,从 塑料兜里取出一枚苹果,吃了起来。

 

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所以你来长沙做什么,是出差吗?』我挑起话题,不过老吴的脸色好像更凝重了,他望了望窗外,轻轻地感叹道:哎,被骗了。我接着问,但老吴却摆摆手说:『唉,骗子太精明了』。我见状便不再说下去。

车厢目前安静了下来,坐在过道左边的大妈正在发微信,用乡音告诉对方自己已经到荆州了;边上是一个拿着编织袋的大叔,似乎买的也是无座票,大叔一开始谨慎的问大妈是否能做到她边上的空座,大妈随即表示自己也是无座票,看到这里没人,就坐下来了。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老吴目光呆呆的望着这边,然后问我,『你结婚了吗?』,我说我上个月刚结婚,老吴听到进一步问我老婆是怎么认识的,在一起谈了多久之类的问题,我不想跟他聊这些问题,也不想听他的八卦,只是草草的回应了一下,注意力,在车厢的其他地方游走。老吴在我边上碎碎念:“结婚有什么好的,你我都是为了利益,各取所需吧”。我也只是随着点头,表示同意。心里却不再想跟他聊下去。我随口编了个故事跟他聊天,一边又打开了kindle,看了起来。『所以,不婚主义才是最符合当今社会的。』老吴还在说,我没有继续接下去,对口相声变成了单口相声。

 

车到站了,我准备下车。我跟老吴说了声再见,心想,再难见到这样的投资人了。

 

本文纯属虚构(地名除外),请勿对号入座。


原文转自:投资人老吴|落絮飞雁的个人网站
授权协议:创作共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
除注明外,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保留上述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