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絮飞雁的个人网站

顺流而下,把梦做完

贪心?

早上还没起床就有人来敲门了,修理师傅来给我的床铺加长。

这个加长跟上次有所不同,直接带来了做好的床架和床板。也就是说,要直接把我的床板和床架换掉。把床拆下之后再将新的床板和床架装上,因此要比上次麻烦不少。

前前后后忙了差不多快有一个小时总算弄好。但躺上去一试,感觉还是有点太短。急匆匆的跑到楼梯口喊住师傅:问我下午的时候在不在寝室,说要再来看一下。

于是整个下午就在寝室度过。为了方便他们之后再来修理,桌面上拿出来的东西索性就没有依原样摆回去。写完了电路作业。又等到晚上吃完晚饭,没人。

饭后回寝室,跟舍管阿姨讲了一下。写了张保修单,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来。

加长床铺搞了这么久还没做好,想想也是郁闷。下午的时候跟别人聊了一下,得到的结果居然是师傅已经给你换好床了,有的睡就不错,何必再去折腾。然后说我太贪心……

呵呵,没试过你当然不知道睡在一张连腿都伸不开的床上是什么感觉,不单是第二天醒来腿麻,甚至是对上床睡觉都感到恐惧,害怕晚上到来要睡觉。我要睡四年的地方必须要做的舒服!一群人说我贪心的也真是够了。

下午跟YST聊了一下,感觉态度一般。回家了,要等到7号下午回杭州。纠结……

自此之后整个一晚都感觉好闹心,九点的时候给奶奶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她加长床铺的事情。在奶奶的追问下,又说了床还没有弄好的事情。说出来之后就有点后悔了,毕竟这样说出来只会让她老人家白白担心。又问了一下奶奶身体的情况,因为上次听爷爷说奶奶在我坐上去杭州的火车的当天就到医院里冲血管了。奶奶说那一天之前的一晚牙疼的厉害,整夜都睡不着。辗转到第二天打听得知医院刚好有空余床位,随即住院打针。因为牙疼压迫心脏,不能通过手术处理牙齿,只能打点滴缓解。在医院冲血管10天之后,奶奶出院了,感觉:不是那么疼了。

唉,又想起了松哥那句话:“跟老人见面的机会真的是越来越少了”。祝身体健康吧。

今天补完了日剧《仁医》,写句比较经典的台词吧:

神は乗り越えられる試練しか与えない .

神只会给我们可以承受的考验。


感觉今天什么也没做,感觉自己的身高在这里有些格格不入。睡觉。


原文标题:贪心?|落絮飞雁的个人网站
原文链接:https://www.luoxufeiyan.com/2014/10/04/%e8%b4%aa%e5%bf%83%ef%bc%9f/
授权协议:创作共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
除注明外,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保留上述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