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声——郑愁予

           七月来了,七月去了…… 
  七月遗下我们 
  八月来了 
  八月临去的时候 
  却接走那卖花的老头儿…… 
  于是,小教堂的钟 
  安祥的响起 
  穿白衣归家的牧师 
  安祥地擦着汗 
  我们默默地听着,看着 
  安祥地等着…… 
  终有一次钟声里 
  总一个月份 
  也把我们静静地接了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