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絮飞雁的个人网站

顺流而下,把梦做完

没有你的四月

“我换手机卡了,微信绑定的旧卡已经不用了,你加一下我的新微信号吧”,遥遥侧着脸,一边从袖口里伸出半大的手机,沿着桌洞悄悄递给我。

READ MORE →

2020新款安利之Google Podcast播客客户端

Player FM一直是我在用的播客客户端,简洁、该有的功能都有,连中文的本地化做的也相当赞。最关键的,这是一款没内购的免费软件,好用到一度让我怀疑开发者怎么盈利,这个App能不能长久的做下去。我曾经写邮件问过开发者,得到的回复是,多安利身边朋友来用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这款App的开发者认真到会回复每一则邮件,往往是,前一天在Google Play上给他们写评价,第二天都能收到他们的回复。

READ MORE →

懒人料理之冻菜的N种做法

因为疫情的原因,从超市买了些冷冻蔬菜,正好可以研究下怎么用这些冻菜做懒人料理。

实惠的冻菜

超市里常见的冻菜是下面这种,1kg一包,价格在$2~$5之间,非常划算。种类很丰富,有西兰花、胡萝卜、花菜、豆角、豌豆、玉米这些,也有什锦大杂烩的。因为是冷冻储存,菜被冻的梆硬,表面上还有一层霜,本地人一般会铺上点起司直接丢烤箱做成焗饭;要是拿来炒菜的话必然要先在室温下解冻。

READ MORE →

生日随想

关于生日的记忆大多在小时候,跟父母一起其乐融融地吃蛋糕。有一年在外地市上学,周五回家,当时家乡刚建了一个叫“西班牙风情街”的地方——这当然跟异国风情毫无关系。因为与其说是风情街,不如说多了个吃饭购物的地方。街上建筑是否“西班牙风情”尚不可知,接地气的本地餐馆和家乡话倒是实实在在的拉进了家乡与异乡间的距离感。

第一次去是生日那天跟父母一起,什么餐厅、哪种菜这些已经完全忘了,但有道菜我仍然印象深刻:初看像是一盘蜂蜜拌蒟蒻,一块块半白的蒟蒻切成小丁,整齐齐的码在盘里,上面浇着蜂蜜样的果酱。而当我怀着吃甜食的心态夹了一块,嘴里却传来了截然相反的味道:那是一种强烈又刺激的草本植物的味道,被我误以为是蒟蒻的,居然是一片冬瓜。焯水后散发出的水草淡气的味道,配上一种用柠檬、香料和某草本植物混合出来的料汁。嘴里的那种植物叶子的味道,和着冬瓜淡淡的苦气,实在令人难以忘怀。

母亲大概是读出了我的失望,说了句,你就知足吧,现在尚且有我们给你过生日,将来如果离开Z市,还指不定生日会怎么过呢。

READ MORE →

稳住,我们能赢

风暴英雄是我很喜欢的一款moba游戏:跟英雄联盟、dota类似,一样是5V5的团战。因为没有装备,经验值是全队共享,因此比起前面的两款游戏,风暴英雄更考验队友的配合。甚至可以说,只要有一名队友不配合,想打赢这局游戏就会加倍困难。 

READ MORE →

悉尼新冠日记

去年底爆发的新冠肺炎已经肆虐全球,澳洲这个偏居一隅的国家,也随着全球化的浪潮,未能幸免。这篇博客,记录一下澳洲发生的经历,以下内容均为我在澳洲的亲身经历,本文不涉及任何个人观点,也不代表任何态度,只是对这边所发生的事情的简单记录。关于疫情的官方消息请参见下方的“常用链接”或收看官方媒体。

为了打字省力,正文中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等词,皆指: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

本文多图,建议在流量充足的环境下浏览。本文不断更新中,看样子似乎控制住了,随缘更新了。

希望各位保重身体,注意防护。

READ MORE →

山雨欲来的二月

二月都在忙学校的事情:月初短学期要结课,休息一周后就是新学期开学。本打算在这段时间出去玩,结果临时搬家+肠胃炎直接放弃了计划,还好月初去了趟Shoal Bay,避免了又一个宅寝室的假期。 

READ MORE →

这才是记忆中的巨无霸——Grand Big Mac吃后

在那个麦当劳和肯德基还是家长犒劳孩子的奖赏的时候,纠结吃麦当劳还是肯德基绝对算是种幸福的烦恼了。对当时的小孩子来说,总有那么一款汉堡或炸鸡是另一家所没有的,两者也自然被拿来比较。如果问当时的我,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麦当劳——不仅麦香鱼和巨无霸是我的心头好,麦当劳的玩具和活动对我也更有吸引力。

READ MORE →

懒人料理之烧豆腐

看到美食作家王刚更新了一道懒人料理,正好冰箱里还有一块豆腐,决定尝试一下。 

配方和步骤均来自:《厨师长教你:“懒人烧豆腐”的家常做法》 

READ MORE →

来澳洲最痛苦的一天——急性肠胃炎发作

写在前面:关于肠胃炎的症状说明,参见:《默克诊疗手册家庭版》,请务必注意补充水分和电解质,严重时建议尽快就医。

事情是这样的:最近又搬了一次家,把之前住处剩下的水果蔬菜,连同多天前煸好的半盘肉燥,一并打包带回了现在住的地方,打算回去用面条拌一下肉燥吃——刚搬家完,实在懒得做饭了;下午打算去Kmart买点生活用品,结果上车之后发现公交卡没余额了,只好先去附近的商场储值,顺便在商场的KFC一个人点了个Chicken Bucket(中饭吃太少,饿了);晚上收拾房间热到满头大汗,又去冰箱里找了点冷饮……于是在剩菜、饱食、冷饮的三重作用下,我的噩梦开始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