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文学——《时代的精神状况》节选

“个体自我的每一次伟大的提高,都源于同古典世界的重新接触。当这个世界被遗忘的时候,野蛮状态总是重现。正像一艘船,一旦割去其系泊的缆绳就会在风浪中无目标地飘荡一样,我们一旦失去同古代的联系,情形也是如此….然而现在,每一件事情对读者来说都必须提供某种即时的满足,甚至他的精神生活都必须服从于转瞬即逝的快乐。正是出于这些原因,文章采取了文学的通俗形式,报纸取代了书籍,散漫随意的泛览取代了对那些能够陪伴终生的著作的仔细研读。人们的阅读快速而粗率。他们要求简明,但不是要求那种能够形成严肃思考的简洁与精练,而是要求迅速提供给他们想知道的内容并能同样迅速地被遗忘的简洁。读者与读物之间不再有精神上的交流…语言对于人的实存的基本意义,由于人们注意力的转移而被转变成幻影。”————-《时代的精神状况》雅斯贝尔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