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絮飞雁的个人网站

顺流而下,把梦做完

长城无齿票的故事

今天考完了高数,晚上闲来无聊在寝室里看《邮票目录》。翻到了普21长城票。目录中介绍说还有一种无齿的长城票(RT),后面注解着一段“传奇”故事:

1981年9月1日发行的长城8分有齿票可谓多如牛毛身价平平。而今年4月22日在上海春季邮品拍卖会上,一件同类但属于变体的“长城8分横三连无齿票”,却引起了众人的浓厚兴趣。该票以“无底价”起拍,经过各路买家的激烈竞争,最终以1600元成交。关于该种长城无齿票的来龙去脉,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1985年春夏之交的某天傍晚,在北京六部口邮票市场,一绰号叫“黑子”的票贩被其小舅子告之,说他朋友处有一种长城无齿票,最近正用缝纫机打出齿孔后在邮市上兜售,每个四方连仅售几角钱。黑子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他急忙催促小舅子去问清情况,并表示如来路正当愿出高价收购,但千万别再打齿孔了。

小舅子的朋友名叫华子,他是某邮票厂的工人,因即将结婚便请示领导批准,带了一大卷白纸回家糊墙。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华子在裱糊新房时竟发现白纸中夹有12个没打齿孔的长城票印刷全张。“是上缴还是留下?”华子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因结婚急于要钱,便决定全部留下,用缝纫机打上齿孔后再伺机卖掉。事实表明,该票是无意中流入社会,而并非偷盗之物。于是黑子放心地用243元买了一台落地电风扇,作为送给华子的结婚礼物,另加200元现金,与华子换回了12个全张的长城无齿票。

黑子如愿以偿之后,旋即物色起销售对象,他觉得只有资深的集邮者才肯出高价。于是他首先找到了北京的“解放区票”专家老Y,老Y初见这种稀有的长城无齿票,果然两眼发光。黑子提出的条件是只需交换邮票,不收任何现金,并要求用“猴”票交换,即1个全张换1个全张(当时“猴”全张的市价为1600元左右)。黑子以此条件,与Y及京城其他几位集邮家交换了10个全张的长城无齿票,剩余的2个全张则全部裁成四方连,在邮市中以1个“长城”换1个“猴”,或换其它等值邮票。没过多久,黑子的邮票便顺利出手了。

从此,该票迅速向各地扩展开来。终于在1986年香港的一次邮品拍卖会上,出现了数件长城无齿票四方连付拍,底价约为1300港元,这才震惊了邮电部和公安部的领导。当时北京西城区公安分局经缜密调查,顺藤摸瓜,终于将其人和事逐一查明,但结论认为:华子虽倒卖邮票牟利,但数额不大,且并非偷盗行为;而黑子则是以票易票,在司法鉴定上邮票的金额一般按面值计算,故其交换的数额也不大。最后问题归纳到邮电部,因涉及其内部管理等漏洞,故此事便不了了之,暂扣的邮票也就全部归还了黑子以及京城的数十位集邮家。


原文转自:长城无齿票的故事|落絮飞雁的个人网站
授权协议:创作共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
除注明外,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保留上述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