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絮飞雁的个人网站

顺流而下,把梦做完

理发这件小事

某日看杭州本土娱乐节目——《1818黄金眼》的时候刷出一条新闻:一大学生在下沙理发的时候被骗了(而且那家理发店恰好在我楼下……)——大致是学生在理发的时候接受了理发师的推销,然后就被用上了各种护发品。加上昨天道听途说了另一件理发2500元的新闻,来扒一扒我理发的惨痛经历。

我从小都是很讨厌理发的——我头后有一块区域比较敏感,每次理到这时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抖头,而且后背酸痒无比。就像被电推子推过一次后,以后每次理发都在复述当时的紧张情景似的。这感觉伴我从小到大,在我每次理发时刷存在感。

对理发师来说,遇到个坐着不老实的顾客显然是件麻烦事。但我并非没有尝试过控制住,不乱抖——我试过用各种方式在理发时转移注意力,但始终收效甚微。在学过中学生物《条件反射》一课之后,我放弃了继续挣扎的打算,索性坐在椅子上假寐,以期尽快结束。因此,我认识了形形色色的理发店。

初入江湖快三刀

要说理发店向来是考验运营的,为了留住客源,各类会员、积分、打折等措施多管齐下,可即便如此,人走茶凉早已是见怪不怪。但金剪子却是一人经营,不搞会员制,开业20多年甚至连位置都没有迁过的店。

 

这应该是我去的第一家理发店了,因为离村庄只有一路之隔,是庄民的理发首选。尽管店名叫金剪子,但庄民从来都不称大名,而以一个更上口的名字——快三刀代之。相传理发师(老板娘)技艺了得,快可三刀结束战斗。本着尽快结束痛苦的原则,小时候奶奶经常带我来这家店。

老板娘人如其(店)名,心直口快,雷雳风行,经常在理发时跟奶奶调侃:“这小子的发型也只有我理的好,这种头型我理得多啦!”,一边给我理发,一边侃些日常。我坐在桌子上,默数着她的刀数,心想:“怎么还没完”——所谓的快“三刀”不过是个美好的愿望罢了,万万不能跟老板娘在刀数上较真。这一点,坐在理发椅上的我是有教训的。

 

某日,照旧是奶奶和我去理发,这次姐姐也跟着。在老板娘和奶奶拉呱之余,姐姐在一旁数着刀数,不一会儿,姐姐拉了拉奶奶的衣角:“姥姥,不是说好‘快三刀’的吗?这都已经十多刀了怎么还没好?”
店内一阵沉默,只见老板娘表情晴转多云,也顾不得聊天了,闷着声三下五除二理好了发……现在想来,那次应该是老板娘离“快三刀”愿景最近的一次。至于我的发型嘛,就不要太在意了……

 

小时候不喜欢快三刀的原因也在于此:明明是庄民口中的快三刀,理起发来却并不比别人快多少。而且边理发边聊天,完全不知道我在理发椅上有多痛苦……因此我决定,再也不去快三刀理发了。自那之后,我就开始了在附近寻觅理发店的不归路。

 

业界良心理发室

自快三刀之后,我去的最频繁的莫过于柳泉生活区的两家便民理发室了,跟外面的理发店不同,便民理发一般都是住在附近的庄民自己开的,没有招牌、更谈不上装潢。理发室看起来很简单:洗头、理发、染发、外加剃须而已。其中一家甚至连点名都没有,两把旧式大理发椅和一个脸盆架占据了店里的大部分空间。理发师傅是一位老爷爷,穿着白大褂在屋里听着广播。

老爷爷理发很仔细,理到头后位置的时候也是慢慢划过,相比较起来没有那么难受。尽管便民理发的名字听起来就像里面的布置一样陈旧,单就理发体验来说,足以秒杀掉不少理发店。如果不是后来搬家,我也许会在这家店一直理下去。

 

也爱追剧暴风哥

搬家之后的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家门口有家理发店,似乎叫暴风美影(暴风美业?),具体名字已经记不清了,借某视频播放器的名,我称其为“暴风影音”。老板暴风哥自己一人在经营,店里收银台上有台台式机,暴风哥平时在收银台看电影,要是客人来了,暴风哥会把显示器转向理发椅一侧。在理发的同时,暴风哥可以通过面前镜子瞥几眼屏幕,暴风哥从来不会主动跟客人聊天,即便客人跟他聊起来,也只是简单寒暄两句就结束了——别耽误了剧情才好。也因此,暴风哥的理发速度飞快,似乎大有成为“快三刀”的潜质。

 

某天晚上,我和父亲一起去“暴风影音”理发,暴风哥看到我们,转了一下显示器,然后让我在椅子上坐好。暴风哥没有问我要理的发型和长度,直接撸起袖子开干,正当我惊讶之余,暴风哥已经理过半场了。

当时店内有些尴尬:暴风哥在边理发边津津有味地看剧,父亲在一旁的椅子上看手机,我在理发椅上假寐。突然,吱的一声,暴风哥拿着推子大刺刺的挺进了敏感区域,我后背一酸,条件反射似的摇头往前一缩。“坐好,别动”,暴风哥终于说话了,可还没等我坐正,暴风哥又赶忙连着剃了两刀……看到我又要往前缩,暴风哥双手掐腰:“叫你坐好别动,你这样总是动让我怎么给你理发?!”,可当时我越是想控制住,肩膀和头抖得越厉害。“你这样我没法理了!”,暴风哥终于发威了。看到此情此景,父亲开口说让我坚持一会儿。可暴风哥刀刀命中敏感区域,简直是在处刑……

 

自此之后我再也不去“暴风影音”了,转投附近的便民理发室了。倒是因为暴风哥效率高,父亲反而成了“暴风影音”的常客。

 

两年后,“暴风影音”关门了。

 

时尚达人托尼盖

“暴风影音”倒闭之后,父亲和我来到了附近的另一家理发店:汤尼英盖,见到了当时还未出道的托尼老师。汤尼英盖是家大型的连锁理发店,无论是店内装潢还是硬件装备都跟之前的几家不可同日而语。理发师也更专业,在理发之前,托尼老师还会先商量一下发型细节,托尼老师侃侃而谈,从理发到日常,而且并没有夹带(推销)太多私货,改掉了我理发假寐的毛病。

 

对于我理发时的奇特行为,托尼老师表示理解,并表示敏感的人大有人在,只是敏感程度的轻重有区别罢了。抛开价格因素不谈,汤尼英盖可称完美,不过离家有点远,去的不多。之后一次去,托尼老师已经不在了。

 

完璧归赵校内店

杭电生活区里有家理发店,似乎叫星美发业。杭电女生是很少在校内做发型的,于是这家校内店就成了我校单身男生理发的不二选择。校内店的最大特色就是快,五分钟就能理完。往往屁股还没坐热就理好了。这也是我喜欢这家店的原因,速度快,体验极佳。尽管理发后的形象一般。

 

CENSORED(这段内容是写跟老板聊区块链的,有几个词总是敏感,干脆删了。小标题前两个字请替换为同音字。)

 

目前老板和另外两位已经转行去投资区块链项目了,祝好。

 

 

 

所以,便民理发和大型连锁是我的首选,尽管有些大型的理发连锁价格稍贵,但至少店员不会无脑推销。能遇到家合适的便民理发也是极好的。

 


原文转自:理发这件小事|落絮飞雁的个人网站
授权协议:创作共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
除注明外,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保留上述链接。
  1. 大致说道:

    原来理发师都喜欢叫托尼真不是个段子啊!
    除了出差人生地不熟只能硬头皮进,其余时间都只找便民的。
    读括号里的文字让我非常困扰,花了跟读前面相同的时间,也没弄明白你在说啥。

    1. 落絮飞雁说道:

      遇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确实比较纠结。
      这篇是分成两次写的,中间部分写的有些乱,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