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的九月

九月的前两周在放假,同样是因为三学期的原因,假期被压缩到了两周。曾经想出门去玩玩,但因为之前在准备考试,没时间做规划而做罢。尽管如此,假期也基本没有闲下来几天。经父亲介绍,认识了同乡的一位移民前辈,还认识了其他同乡的悉尼留学生,感觉他们的生活真是洒托。相比之下我来澳洲也快一年了,还没出过悉尼市区,彻底活成了老头儿一个。

不知不觉,来澳洲已经一年了,要不是平时还在玩Pokemon GO,还可以在学校周围转转,不然就真的是两点一线的生活了,虽然这么说有点赖在UNSW的三学期上。

UNSW的三学期压力确实大,但至少还有两周左右的假期,可是我基本连在假期去玩的计划也没有,不是没订机票或者没规划行程什么的,而是直接没有出门的念头。说来惭愧,我的假期状态基本是面如死灰的宅在寝室,现在想来真是浪费光阴。

 

来澳洲一年了,感觉英语并没有很大的长进。这一点说起来非常惭愧,因为不仅这是家里人支持我留学的原因,还是今年年初的计划里都有好好学英语的目标。在一般人的既定印象中,留学生往往会跟英语很好画上等号,但事实是,除了听课和上实验之外,很难再有讲英语的环境了,教室里的同胞将近2/3,甚至很多课程的老师也是中国人,校园里也有很多汉语的海报(多半是课外辅导);校园里见到亚裔面孔走过来,客气的会先问 “Do you speak Mandarin?”,更多的见面上来就讲汉语,跟国内校园并无二致。

这么说难免有给自己开脱之嫌,真正的原因,其实是人的惰性:在英文和中文参考书面前,还是不由自主地选择的中文书;在本地人离开之后,大家还是不约而同的说汉语;在本地人和华人助教面前,还是一边找着“华人助教更好沟通,效率更高”的藉口转去了华人的实验。归根结底,一切的一切都比不过惰性。也不是没想过要多去社团、教堂、当志愿者,可这些总会被一个又一个理由挡掉,以至于Pokemon Go差不多是唯一的社交工具了,真是唏嘘。

这就引发了另一个问题,就是大家口中所说的小留们“不融入”,因为学业压力大、社交途径有限而更愿意找国人社交。课上主流是华人留学生,课下不参加社团、联谊,导致一直是在华人的圈子里,包括我自己也有这个问题。然后越是如此就越不能融入语言环境,导致恶性循环。

 

 

养花工程进入了2.0阶段,继上次买来的花不到一周就养死了之后,种花之魂再次燃烧,在新学期的迎新周(orientation week)上领了一盆罗勒,那天风特别大,到手的罗勒当天就被吹断了两枝,没想到放在寝室养了一个月之后长势这么旺盛,果然还是应该养不会开花的植物。

这个月继续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般游泳,平均一周能游泳两次,可以直接带着手环下水的感觉不错,还可以记一下圈数,好评!

 

最近发现了一款好用的app:Read Across The Aisle,可以根据平时阅读的新闻来源和阅读时间,进而分析出个人喜好的政治立场,在阅读更多的相同立场的媒体的时候,app会建议你看看对立立场的媒体报道,听听另一种声音,起到兼听则明的效果。

 

这个月看完了《挪威的森林》和《国境以南,太阳以西》,两书的和和体裁都是讲普通个体和他们所经历的孤独,而且比其他日本小说更生活化,更接地气。本来打算继续看一下其他村上春树的小说的,然后斯诺登的自传《Permanent Record》出版了,转头啃这个去了。

 

一想到已经来澳洲一年了就睡不着,迷迷糊糊写了这篇,估计睡醒了就会删。


授权协议:创作共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
除注明外,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保留上述链接。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