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絮飞雁的个人网站

顺流而下,把梦做完

悉尼新冠日记

去年底爆发的新冠肺炎已经肆虐全球,澳洲这个偏居一隅的国家,也随着全球化的浪潮,未能幸免。这篇博客,记录一下澳洲发生的经历,以下内容均为我在澳洲的亲身经历,本文不涉及任何个人观点,也不代表任何态度,只是对这边所发生的事情的简单记录。关于疫情的官方消息请参见下方的“常用链接”或收看官方媒体。

为了打字省力,正文中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等词,皆指: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

本文多图,建议在流量充足的环境下浏览。本文不断更新中,看样子似乎控制住了,随缘更新了。

希望各位保重身体,注意防护。

常用链接

1月

1月份是国内疫情爆发的高峰期,不过在悉尼真正感受到病毒的还是一月下旬,有一位从国内来的同学在来澳洲两天后被监测出阳性,因为随后被隔离治疗,因为她住在UNSW公寓。大概是假期的原因,学校里人很少,上课的同学也基本都戴了口罩。

学校,因为假期原因,多数同学回国内过年了

当时学校里在发放中英双语的《传染情况说明书》,虽然有些恐慌,但不管校内校外还算有秩序。而且万幸的是,那名同学经过治疗后痊愈出院了。

学校发放的《传染情况说明书》,贴心的给了中英双语版

似乎是从这天起,学校开始每天发送新冠病毒的举措邮件(UNSW’s response to novel corona-virus),尽管1月份的正文中只是写一些学校加强了清洁频率,请不舒服的同学尽快就医一类的内容。

尽管口罩已经售罄,药店还可以很方便的买到消毒水、干洗洗手液(hand sanitizer),以及后来断货的纸巾。

月底的时候,药店已经买不到口罩了
Kingsford主街,并没有跟往日二样

2月

2月初,澳洲发布了中国旅行禁令,一下子所有在国内的中国留学生都不能回澳洲了。因为中国旅行禁令是指最近十四天有在中国停留过的旅客不能入境澳洲,因此不少留学生想出了去泰国或者马来待两周,再凭最近两周的出入境记录回澳洲的曲线返校方法。

不过学校的迎新活动还没有受到影响,迎新的当天仍然是人商人海,丝毫看不出病毒的影响。

UNSW新学期迎新

迎新之后就是新学期的开学,与之前不同的是,为了照顾在不能来到校园的同学,不少课程都有了在线直播。而学校对于旅行禁令的反应则是,如果不能在第四周之前来学校报到,就需要申请休学(program leave)一学期,保留学籍。不少课程的实验(eg COMP9517)上还要点名确认学生是否到场。

工作人员在课前调试直播设备(COMP6441)

跟一月的相比,尽管药店仍然不能买到口罩,但附近的中国超市(华超)却可以买的到N95口罩,不过价格贵到离谱就是了。

华超的口罩

整体来说,2月的悉尼依旧基本感觉不到疫情的影响,唯独口罩和消毒水比较难买。

3月

进入3月,明显感到澳洲情况严峻起来了,学校里的电脑待机屏幕设置成了预防疫情的通知,越来越多的课程关闭线下教室,转为线上教学。

待机页面是预防疫情的信息

3月上旬,学校又检测到一例学生感染的情况,且学生在法图自习。自此,学校正式宣布停止线下课程,转为网课。

工作人员在法图消毒。图源:IG限动

从三月开始,澳洲人开始疯狂抢购,超市里纸巾、方便面、意面&意粉、罐头甚至是鲜肉都先后断货,能感觉到气氛开始紧张了。

Zetland & Waterloo Coles 情况

尽管Coles出台了政策,上面的供应紧张的商品每人单次限购2袋,但实际情况是,多数情况下,纸巾,方便食品都是缺货的,根本买不到。不少人甚至在超市早上开门前就在超市排队,希望能赶上早上的补货。

Zetland Coles 的限购信息

目前药店里唯一可以买到的就是甲醇,其他防疫物品一概售罄,当然,华超的口罩依然有货。

Bloom pharmacy Kingsford的酒精

尽管如此,身边还是有不少聚会活动,例如arc依然在办社团活动,海滩也有不少人。甚至传出了政府限制500人以上聚会,主办方就把集会人数设置在499人的这种对策。不过随着澳洲政府“温水煮青蛙”式的限制升级,聚众集会、公园和海滩都被先后封锁了。

UNSW Arc活动
Bondi Beach,图源:微信群聊

月底,纸巾断货的情况有缓解,有时候甚至可以在超市看到纸巾了。

Eastlake ALDI的纸巾货架

澳洲政府逐渐提升了禁令等级,从禁止500人聚会最终发展到不允许无理由外出,同时主流社交媒体纷纷在信息流里加入了疫情警告相关的信息。

澳洲政府的短信
facebook
YouTube
Spotify也有

整体来说,从三月开始,澳洲的新增病例开始爆发,政府也在一步步加大限制的力度。

4月

月初,政府的限制令进一步加大,只允许工作、就医、采购食品为理由的出门,出门最多两人同行,违者可罚款$1000。街上基本很少能看到行人了。

澳洲政府的出行限制

月中的时候,超市的供应基本已经正常,纸巾和食品这些终于可以正常买到了。随着限制等级的提高,澳洲的每日新增的确诊人数也在减少,情况开始朝好的方向发展。国内开始向澳洲华侨发放健康包,学校政府和学校也推出了种种经济补贴。

居委会电话

月中,收到了国内居委会的电话,问我为什么没有办理健康码。说明情况后得知在海外不需要办理健康码(办理下来也是橙色的),但回国的时候要用。

月底,学校宣布第二学期也会是线上授课。

五月

月初,Scomo宣布澳洲会走“三步走”的战略来恢复经济,预估七月底恢复正常生产和社交活动,学校也发邮件说预计目标是九月到十月恢复正常校园生活。


原文标题:悉尼新冠日记|落絮飞雁的个人网站
原文链接:https://www.luoxufeiyan.com/2020/03/22/covid-19-diary/
授权协议:创作共用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2.5 中国大陆
除注明外,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时请保留上述链接。